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互动交流 > 信件详情

关于举报宁德市蕉城区七都镇大厅村冒领征地补偿款有关情况的报告

来信人:宁川 来信时间:2018-06-07 13:58:42|处理情况:[已回复]|问题类别:监督举报|浏览:797

尊敬的领导: 您好,我是宁德市蕉城区七都镇大厅村第7队村民林辉东,我父亲林细助。近年来,随着宁德市大力开发北部新区(核心区即在宁德市蕉城区七都镇)。眼看七都镇如火如荼地开展征地收海、大开发,周边村民皆已领取到征地补偿款,而七都镇政府和大厅村委竟然一直未与我家商谈有关征地之事。 后经了解得知,我家1999年承包的土地、水田及在三屿垦区耕作的滩涂地均被七都镇大厅村支部、村委有关干部以他人名义长期冒领。前后涉及到我家在三屿垦区滩涂地块、西加塘、淀尾、西陂塘、汤洋坑等区域承包地,最近一宗被冒领征地补偿款地块在七都镇汤洋坑,系我父亲林细助于1999年1月1日承包的水田土地(大厅村委内页资料查出,证号为043976,承包期限为1999年1月1日至2028年12月31日共30年期,汤洋坑地块登记面积为0.693亩)。该地块系用于宁德市伯源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开发使用,由七都镇大厅村委组织土地征收和补偿款发放。我家应得征地补偿款79990元,已于2018年4月24日被悄无声息地通过大厅村委干部之手转为他人名下进行冒领。 经查证,大厅村支部、村委疑似长期存在干部勾结他人,未经协商,将我父亲林细助承包地块私自挪至他人名下,侵吞和盗取我家征地补偿款,包含4月份这宗汤洋坑近8万元补偿款在内,前后累计被侵吞和冒领征地补偿款已达18万余(三屿垦区滩涂地块、西加塘、淀尾、西陂塘、汤洋坑等地)。 为此,2018年5月31日前往七都镇大厅村委寻找村支部书记林辉斌交涉退还我父亲应得征地补偿款事宜。该村书记当面承认由于村干部摸底排查工作疏忽,导致出现征地补偿款被冒领。我家已与该书记表示,若村里能追回汤洋坑8万征地款,则此前已被冒领的所有征地款均不再追究。所以,该村林辉斌书记当场表示将在一周内为我家追回应得征地款。但至今期限已过,问及追款一事,大厅村支部林辉斌书记又反悔,称只能退还2万给我家,其余款项已无法追回,村支部和村委不予解决,并与冒领者一同扬言若敢举报,将威胁我全家安全。 在如今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强力反腐多年的形势下,省、市、区各级均在大力开展巡视巡察,而基层村级组织(大厅村),尤其是习总书记曾任职过的宁德市蕉城区,居然还存在如此胆大妄为的渎职和疑似贪腐等违纪违法行为。 今特向领导报告,望领导能重视,尽快为我解决,帮我家追回应有所得征地补偿款。作为共和国公民,我们一家本本分分、遵守法纪,属于我家的,一分不能少;不属于我家的,一分不敢多得。只求政府能在征地收海过程中坚持公平、公正、公开,还我家公道,我们依然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政府、支持家乡开发建设等工作。 报告人:宁德市蕉城区七都镇大厅村7队村民 林细助、林辉东、林丽容 2018年6月7日

回复单位:蕉城区人民政府回复

  根据网友林辉东反映的关于七都镇大厅村冒领征地补偿款问题的信访事项,经调查了解,现反馈如下:

  1.该处地块原先是由信访人林辉东伯父(即冒领者)租赁给宁德市伯源开发有限公司,租金也由其伯父收取。但因新能源产业链征地,村委从伯源公司取得土地名单,并于2017年11月进行为期7天的公示,期间并没有人提出异议。

  2.经由大厅村村委核实,征地补偿款确实由林辉东伯父(冒领者)领取,共计8万元左右。按当初生产队依据人口数分配土地的方式,该地块属林辉东父亲及其伯父共有。林辉东父亲家中3口人,其伯父家中6口人,按照人口分配方式,林辉东伯父(冒领者)应取得占征地补偿款的三分之二。

  3.林辉东伯父(冒领者)表示,林辉东父亲是精神病患者,他们一家在霞浦居住,很少回村,土地基本是由他管理,不属于冒领。同时大厅村村委已协调林辉东伯父(冒领者)将属于林辉东父亲的征地补偿款共计26666.19元退至村委会,但林辉东伯父(冒领者)要求将这笔钱汇往其父亲卡内,用于支付其医疗费和生活费。

  4.村委要求林辉东与其伯父(冒领者)前来村委会当面进行协调,并就有争议的地块进行认定,若协调不成再由七都镇司法所介入,但林辉东迟迟不肯参与调解。

  5.大厅村支部书记林辉斌表示,从未对林辉东进行任何形式的威胁,若林丽荣坚持该说法,烦请其提供相关证据。